·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中心 > IBM专区 > IBM动态 >
“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医疗信息化还有很多路要走。刘洪强调说,中国医疗信息化在支撑政策、与业务的互动和信息化治理层面还很不完善,医疗信息化技术也面临着不少挑战和考验,但这个市场正在稳步发展是个无可争议的事实。

5月末,IBM中国区政府与公共事业部四部总经理刘洪在IBM与天健公司合作发布会上致辞

5月末,IBM中国区政府与公共事业部四部总经理刘洪在IBM与天健公司合作发布会上致辞

HC3i专稿 2010年7月7日 记者中可报道】两年前,县级医院能使用部门级服务器支撑医院办公系统已经很不错了,但两年后的今天,医院信息化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高可用性、高稳定性的企业级计算成为医疗信息化的主旋律。在这一时期,不仅医院对硬件、软件有了更高的要求,而且对于咨询和服务也提出了新需求。针对这个局面,不论是厂商还是系统集成商、ISV都要对此有足够关注,并提供给医院用户、公共卫生的用户更有创新的产品和服务。

之所以发生这种变化,主要是两个因素造成的。一是国家去年提出的新医改政策,首次将医疗信息化列入医改的基础框架。“新医改将投资8500亿元、医疗信息化成为医改的四梁八柱之一,虽然政府没有明确提出医疗信息化的具体投入,但毫无疑问,任何医院都不会再忽视信息化建设,因为这是政策使然,” IBM中国区政府与公共事业部四部总经理刘洪在接受HC3i中国数字医疗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二是随着信息化的自然渗透,医院需要在这场信息化大潮中作出更明智的选择。HC3i中国数字医疗网最近对医院科室主管以上领导的一项调查解决表明,超过98%的被访者称每天在互联网浏览信息的时间超过半小时,其中上网时间在1~8小时的医院领导所占比例高达69%;此外,47.2%的受访者称,他们有用手机或PDA上网的习惯。这些数据表明,医生、特别是年长医生更倾向于阅读纸质媒体、对互联网认识程度低的说法已成为历史。从患者角度看,越来越多的患者期望用更方便的方式进行挂号、病历查询或与医生交流,这种方式便是网络或手机。而这种诉求必须要求医院系统、公共卫生系统的信息化建设达到高水平、高标准才能满足。

在医改大背景下,面对着患者越来越个性化的医疗和保健需求,以及医院间对于成本、服务质量的竞争,医院的决策者已经把信息化工作提到了战略高度,并对信息化本身的认识上,有了新的跃升。刘洪认为,医疗信息化目前有如下四大突出特点。

企业级计算与医疗信息化的四个契合点

首先,医院对计算硬件的要求趋于企业级。医院信息系统与业务系统结合得越来越紧密,医院对于计算机系统硬件的可靠性要求越来越高,在这方面不惜投入成本。刘洪介绍说,IBM P 570服务器是小型机里面的高端产品,以前医院很少采用。但今天这样的系统已经在不少医院得到应用,其中有的是作为HIS的主服务器,有的是作为医院资源计划(HRP)的主服务器。“甚至,一些县级医院也开始使用570服务器,这样的系统已经成为三级医院进行信息化的入门级服务器,”刘洪说。

“以前只有在金融、社保等系统中才使用的设备,如今已经成为医院用户的选择,”刘洪认为。企业级计算正从服务器、网络、存储、安全等多个侧面进入医疗信息化市场,这个趋势要求医院的方案供货商能认识到这种变化,并有针对性地提供企业级计算解决方案。

其次,医院对于软件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以前医院谈HIS,就是谈HIS有哪些具体功用,而不谈它的运行环境,”刘洪说。“现在要谈HIS的适应性。医保部门要求医院能实现差额付费,这就要求医院的HIS系统能够对应用变化有及时的响应能力。”IBM的SOA系列软件能够为这种需求保驾护航,满足按需计算的实际需求。

据介绍,IBM提出了医疗行业集成框架(HIF - Health Integration Framework),底层是基于SOA架构的由WebSphere,Information Management,Lotus,Tivoli,Rational中间件产品家族提供可靠的共享平台;其上业务合作伙伴可基于IBM的行业框架,开发创新的解决方案并进行基于行业 扩展的创建和设计。“HIF解决了目前医院软件大环境在开发、部署、运行和数据迁移上的薄弱环节,同时给ISV提供了一个基于标准的医疗方案开发和运行环境,”刘洪说。IBM会对合作伙伴开发的医疗信息化方案进行认证,从根本上解决医疗行业的一个老大难问题——互操作性弱和信息孤岛。“HIF解决了医院信息系统工业强度的问题,医院需要软件平台上的企业级。”

第三,医院用户越来越将重视信息化的战略位置。“一些远见卓识的领导,开始利用‘外脑’来帮助自己提升信息化水平,需求专业的咨询和服务,”刘洪说。“这正是IBM所擅长的地方。几年前,IBM收购了医疗信息化专业咨询公司HealthLink,大大充实了IBM的医疗信息化咨询资产。2004年,IBM以35亿美元重金收购普华永道咨询公司,使得我们在医疗咨询业更有发言权。”三级以上医院的管理层在进行信息化建设或改造前,以及方案实施后,对于有偿咨询和有偿服务有了新的认识。这种接轨使得中国医院更加开放、更加国际化。

最后,数字医院已经不再停留在一个概念层次,而是进入到了实质发展期。产业标准的完善、网络带宽的增加、信息技术的成熟、物联网技术的使用以及云计算架构的实施,使得医院从初期建设开始就要考虑到数字化医院的具体需求。而全数字化诊疗设备的不断增多,RFID的应用,让医院物联网成为可能。通过云计算架构,物联网和互联网可以做得无缝连接,确保了医院、公卫系统对于医院资产管理的有效性、业务的连续性、服务的高效性。

有机会也有困难

当然,“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医疗信息化还有很多路要走。刘洪强调说,中国医疗信息化在支撑政策、与业务的互动和信息化治理层面还很不完善,医疗信息化技术也面临着不少挑战和考验,但这个市场正在稳步发展是个无可争议的事实。

“政府对于区域医疗、新农合的重视,迫切需要一个与之相匹配的信息化解决方案,来支持区域医疗改革和农村医疗改革,像很多行业一样,没有信息化的跟进,就不会有整体的进步。”刘洪认为。与医疗行业相比,电信、金融行业的信息化已经非常成熟,很多应用也是由信息化驱动的,信息化也给这些行业带来了直接的价值。

在医疗行业,信息化带来的价值还不明确,或者还不被管理者认识。“医疗的管理会更容易地从药品销售、诊疗中看到利润点,而信息化工作更像个成本支出的工作,”刘洪说。但这种观念正被很多成功的实践所打破。

有目共睹的是,信息化可以大幅度节省医院的人员开支,增加患者的满意度,减少用药差错和医疗事故的发生率,降低患者的住院费用。而检查结果互认、电子病历共享等,也大幅度节省了整个社会的开支,实现了医院的公益性目标,创造了和谐社会。

刘洪认为,提升中国医疗信息化水平,除去技术屏障外,还有两个主要障碍。一是,与其它行业相比,医疗行业的SI、ISV的整体规模、技术运用和持续服务能力还偏低;二是医院的信息主管的工作重要性还不能被医院领导重视,医院CIO需要有更大的作为、明确的职业发展路线,并且在医院的发展战略制订和执行过程中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决策权,同时也需要这些CIO更加专业。

“与美国相比,中国实施大区域的医疗信息化更会有效,这是由中国的体制所决定的,”刘洪说。“当然,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

【责任编辑:少常 TEL:(010)68476606】

标 签:企业级计算
    <thead id='TauT'><strong></strong></thead>
      <em id='qEIHKHvn'><thead></thead></em>
        <span></span><center id='vWk'><u></u></center>
          <em id='ckSmKP'><del></del></em><thead id='MZsav'><thead></thead></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