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HC3i首页 | 51CTO | CIOAge | WatchStor | HC3i数字医疗社区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质量管理是医院管理的一大挑战。医院院长了
解得越细,越睡不着觉。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 王杉

再见,利益

医院公益性的核心是当医生在给患者看病的时
候,不用考虑后面的利益。
——卫生部政法司政策研究一处处长 陈宁珊
 

执业医师资格

对于获得执业医师资格的严格限制,才有助于
培养独立的专业医师,提高医师质量。
——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 田伟

数字化医院

医院现在面临六大矛盾,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
要数字化医院。
——江苏省人民医院院长 王虹
 

医界形势严峻

 
    90年代前,公立医院都是国家支付一切费用。随着医改,医院变为自负盈亏,地方财政不断追加压力,医院之间不断攀比,医生加大工作量,患者加大金钱支出,医患矛盾不断升级,医闹集团伺机壮大,不分青红皂白的部分媒体为吸引观众眼球,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形势就这样更严峻了。
——微博 网友

医护沦陷

 
    医院及医护人员的沦丧其实是社会腐烂的众多表现之一,是结果而不是原因,是现象而不是本质。医护人员需要体面的生活,需要住房等等。在纵容或参与房产、地产、交通、通讯、能源等事涉民生方面的巧取豪夺的同时还期望掌握专门技术的医护人员甘守清贫,此乃痴人说梦,不可与语。
——律师 裴海

向美国学经验

 
   美国和英国的医院管理模式与我们不同,他们把所有权交给董事会,董事会是一个经营机构,拥有决策权,经营权。医师归董事会管理,院长只能管理医师以外的行政管理。这样的模式应该是给予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 戴夫

收入和纠纷

 
   在我们大部分院长中,心目中最大的事情第一是医院的收入,第二可能就是医疗纠纷。国家之所以做医改不是因为别的,恰恰是因为医患纠纷太多了,民众不满意,甚至影响政权的稳定性,所以才触发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这种规模的医改。
———微博 网友

质量数量双优

 
    作为医疗机构,在给患者提供的产品数量增加的同时,产品质量如何提升?把蛋糕做大的同时,蛋糕的味道怎样?是否能够让民众,让患者感觉很好吃,都来吃,而不是饿着肚子没地找食了,才来吃我们的蛋糕。
——南京医科大学教授医院管理顾问 张中南

财政买药不缺钱

 
    关于基本药物制度的建立,我认为应当实行中央集采。借鉴国家拿出当年减免农业税的决心,实施基本药物财政购买,全体供应,根据需要免费使用,国家有能力有必要采用非洲或印度发展中国家采用的普惠式基本药物制度,以彰显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让全体公民分享改革的成果。北京市1400万人口,流动人口可能有几百万,药品采购额是220个亿,当年减免农业税,花了800个亿,占了当年财政收入的2.1%,使7.2亿全体农民受益。如果2009年就实行基本药物采购购买,只占当年财政的1.5%,据我们所知2010年的财政又大幅度增加,中国政府应该说是最有钱的政府。当然,也可以采用象征性收费的措施,凭处方领药,每次限制避免浪费。
——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行业研究员 王宏志
  以上论点根据会议录音文字整理,不代表本站观点。排名不分先后。
   
 
  责任编辑:刘焕东、尹聪颖 专题设计:郭雅文 联系采访:010-68476606 投稿邮箱:hc3i@51cto.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
<blockquote id='sSsfa'><person></person></blockquote><code id='wjc'><nobr></nobr></code>
<center id='AW'><big></big></center><pre id='Tx'><acronym></acronym></pre>
      <thead id='as'><base></base></thead>
        <option></option><bdo id='CERcR'><optgroup></optgroup></bdo><samp id='xGLJNM'><basefont></basefont></samp><big id='EWyJdP'><blockquote></blockquote></big>
        <l id='kI'><nobr></nobr></l>